• 侵权投诉
    订阅
    纠错
    加入自媒体

    共享出行依然江湖未定,嘀嗒出行、哈啰出行的困局与破局

    2021-12-08 19:28
    首条财经
    关注

    好饭不怕晚

    作者:李晴雨

    编辑:贺婧

    风品:沈禾 车一

    来源:首财-首条财经研究院

    C位出道的共享出行,依然是一级市场宠儿。然在二级市场,似乎命途多舛。

    共享出行第一股滴滴,没有迎来上市即巅峰。伴随下架整改,股价持续破发。另一厢,冲关者也不算乐观:

    2020年10月,嘀嗒出行递交招股书,最终失效;随后重新递交,再度失效;

    2021年4月24日,哈啰出行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表;2021年7月28日,哈啰出行撤回申请,表示将根据监管要求和资本环境,适时推进。

    冷热之间,共享出行依然江湖未定、争夺激烈,上市意义不言而喻。嘀嗒出行、哈啰出行,如何破局呢?

    01

    二番受阻 顺风车王者之忧

    企查查显示,嘀嗒出行最新一次融资事件发生于2017年3月,具体交易金额并未公开,此前3轮累计融资交易额1.3亿美元。

    这意味着,嘀嗒出行已有4年没有新融资入账。

    对于二冲IPO失效,独立行业分析师李晨表示,嘀嗒的主要业务顺风车目前在国内多处灰色状态,监管走势不明晰或是港交所担心的原因之一。

    不管承认与否,安全问题依然横亘行业的一盘巨石。

    11月25日,重庆市人大常委会通过道路运输管理条例,以地方立法形式,禁止私家车以“拼车”“顺风车”名义在重庆从事客运经营,2022年1月1日起施行。

    是否有示范、跟进效应,有待时间作答。但已折射出顺风车业务的尴尬处境。

    相较之下,网约车业务已在法律和监管上被正名,且有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》、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》的“双证”要求。

   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、教授盘和林指出,因为嘀嗒出行财报盈利能力较弱,而顺风车行业本身体量较小,在定价方面或存不同看法。另外,嘀嗒或需以多元化打开估值想象力,需在经营逻辑上继续推进多元化。

    最新招股书显示,嘀嗒业务主要由顺风车服务、智慧出租车业务、广告和其他服务构成。看似丰富,实则单一依赖度高。

    2018年、2019年及2020年,总体营收分别为1.18亿元、5.81亿元、7.91亿元,三年复合增长率159%;2019年和2020年,分别亏损7.56亿元、21.94亿元;经调整净利润额(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量)分别为3.16亿元和3.43亿元。

    亏损数据主要来源为2020年和2019年的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,分别为10.36亿元和24.58亿元。并非公司业务运营亏损,而是公司估值增加所致。

    换言之,嘀嗒价值成长性值得肯定。

    但业务占比看,顺风车为贡献绝对主力,2019年、2020年的总营收占比分别达91.9%、89.2%;出租车业务则为1.1%、4.9%;提供广告及其他服务所得收益为7%、5.9%。

    由于顺风车的“轻模式”,无需过高运营费用,毛利率也最高,且呈上升趋势,2018年至2020年分别达到51.8%、83.1%、87.3%。

    出租车则贡献营收最弱,且业务处于培育期,盈利能力更无法与顺风车相比。

    结合上文不确定的营商环境,意味着嘀嗒出行的业务结构存在隐患,盈利模式单一依赖较强,抗风险力、成长性值得考量。

    行业分析师郝瑞表示,竞争层面而言,顺风车业务运作成本不高,嘀嗒出行的核心护城河并不深;而出租车业务,传统势力依然很强,如没规模及价格优势,较难形成竞争壁垒,业务增长较慢且进入门槛低,长久变现力待验证。

    “从技术层面来说,顺风车业务只需车主与用户的匹配,对其他出行平台来说模仿并不难。智慧出租车业务,其他很多平台也在做。”郝瑞补充道。

    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数据显示,按2019年顺风车搭乘次数计,嘀嗒出行为国内顺风车市场第一,已占据国内顺风车市场的半壁江山,市占率达66.5%。

    只是,这个第一的长期价值感还需思量。短期看,有大哥滴滴缺位因素;长期看,一旦监管利剑出鞘,业务影响有多大?业绩稳健性几何?

    并非刻意夸言,放眼出行市场,浪花依然汹涌,王者无躺赢可能。

    比如重新归来的滴滴出行,在顺风车领域开启收复失地;本地生活霸主美团也强势加码;更不用说近年快速崛起的车企新势力如曹操出行、T3出行等。

    在招股书中,嘀嗒出行也坦言:“我们面对激烈的竞争,并可能因竞争对手而失去市场份额,这可能对我们的业务、经营业绩及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。”

    争夺战,势必带来“补贴战”。稍微了解行业的人士都知道,出行生意是非常烧钱的。轻模式的嘀嗒也难避免。

    高昂的入场费用外,为稳固市场,嘀嗒出行2020上半年大幅提高用户补贴金额,2020年补贴费用较2019年同期暴涨14倍,占该期销售费的46.1%(2019年为20.5%)。

    2020年,嘀嗒出行顺风车用户补贴达1.35亿元,约占顺风车业务2020年营收的1/6,2018年时这一数据仅563万。

    红海竞争,智慧出租车或是新“救场”故事。

    不过,目前看其体量仍显弱小。以2020年为例。嘀嗒出行出租车在34个城市有收费许可,业务毛利润约1245万元,营收不到4000万。

    甚至有舆论质疑,其更像“引流工具”而非“新业务引擎”。

    孰是孰非,仁者见仁,不做评价。

    但可肯定的是,智慧出租车领域也是兵家必争地。嘀嗒出行要想摆脱顺风车依赖,增强抗风险力、成长确定性,实现多轮驱动,动作还需更精准高效。

    1  2  3  4  下一页>  
    声明: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OFweek立场。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,请联系举报。

    发表评论

    0条评论,0人参与

    请输入评论内容...

    请输入评论/评论长度6~500个字

   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,请输入验证码继续

    暂无评论

    暂无评论

    智能汽车网 猎头职位 更多
    文章纠错
    x
    *文字标题:
    *纠错内容:
    联系邮箱:
    *验 证 码:

   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

    凤凰彩票网页